名人访谈 HOUSE OF EMMANUELE

令人难以抗拒的华丽颓废风 Emmanuele Tsakiris 珠宝

Emmanuele Tsakiris 凭借当代巴洛克风格的珠宝将“越多越好”提升成一种全新艺术形式——我们在打造一种奢华颓废、引人注目的魅力。这位澳大利亚设计师几乎是很偶然地从IT转行做了珠宝工艺,不过他对于手工珠宝的热爱最终贯穿了他的一生。他于2003年创立了House of Emmanule,也是从那时起,我们经常能看见Beyoncé、Rihanna、Kim Kardashian 及 Madonna 等众多名流佩戴他的作品。他的最新系列作品Babylonia散发着神秘的部落风情和诱人的颓废感,不过最重要的是,它纵横交错、闪耀动人、装饰华美、美艳绝伦。

您的灵感来自何处?
House of Emmanuele 成为了我在医生的预约和作为全职护工之间的创作发泄口。不过我在以为会陪伴我一生的IT职业生涯中按下了停止键。我一直对时尚抱有热情,但我从未想象过它会成为我的全部。在照顾母亲的日子里我对我的祖父——那个我都不曾有幸一见的人有了了解,他曾是希腊优秀的珠宝师。所以我想我的创意基因应该来自他吧。 

您是否担心过哪天会想不出新点子? 
灵感来自于千变万化的事物之中,不过我喜欢高定时装秀的高贵华丽、剧院演出的戏服设计、历史,尤其是希腊和埃及历史,以及电影、音乐视频等等,诸如此类。一旦你睁大双眼,便会发现处处是灵感。生活本身就是你的缪斯。我常设计大片珠宝——我被盔甲吸引住了,所以我给一件配有指环的大号手镯,或变为项链的肩部装饰及从膝盖坠至脚踝的腿部珠宝镶嵌上水晶,而正是从最后这一件作品开始,属于我的珠宝系列诞生了。我会为我的主角设想一个角色、事件、时代或历史场景。这就好像我无法在第一时间就设计出十分简洁的东西——我必须先创作出一些广阔宏达的作品,然后做减法。我的愿景总是会高于现实。 

从IT和PR到珠宝设计是一次很大的跳跃,不是吗? 
当我内心的创造之火被点燃时,我就这样做了。那种感觉就好像生平第一次看到了一个五彩缤纷的新世界一般。 

您以一种迷人而美丽的方式,就像现代巴洛克,逆袭了“少就是多”的传统概念。这种想法来自何处? 
我喜欢运用一些大号的夸张的水晶珠宝。我不害怕混合各种色彩,或融入一些对比效果强烈的元素。在最初,我的设计风格更偏部落、健康——十分原始,会有一些古老的黄铜和半宝石。随着我及我的设计不断进步后,我的风格也变得更加娴雅——仍从部落元素中获取灵感,但会带有一丝对称性及老式好莱坞的魅力。 

对于那些想要打造成功造型的女性来说,这是一款相当强势的珠宝——十分适合红毯活动,但对于“平民”而言是否不那么容易做到呢? 
我喜欢看各行各业各类的女性佩戴我的珠宝。每个人都有她自己的故事。我喜欢看着她们对着镜子试戴珠宝,就好像她们是要去出演一部电影,她们在哪儿可以佩戴这款珠宝,用什么来搭配它,戴上它去见谁。这是个十分具有创意和浪漫的过程。我深信任何你所经历的东西: 如果感觉对,那就是对的。 

您是如何被大家发现的呢?是谁推动您实现第一个突破,于2003年创立自己的 House of Emmanuele? 
那是我在2005年设计的一款珠宝,当时它被恰如其分地称作“Beyoncé”项链——一款金色的施华洛世奇水晶网布项链,上面嵌有姿态各异的55颗吊坠。我的一位朋友曾买过这条项链,然后她前往洛杉矶成为了一名记者。后来她在采访 Beyoncé 时恰好就戴了那条项链。Beyoncé 看见后便说:“采访结束后那条项链就归我了,”而两周之后,她真的戴着这条项链出席了其在伦敦的唱片发布会。 

您有设计团队吗?您会亲自设计吗?或者你是否不得不卷入那些自己不甚喜欢的生意板块? 
如果我记得不错的话,我是一个人完成了从设计、制作到销售的全过程。只是最近几年我才开始扩张生意的规模。我是一个极度的控制狂,所以亲力亲为是我的常态。设计部分永远都属于我,就像一个自私的小男孩对自己的玩具一样,但是我特别开心将生意板块移交给他人,这样我就能充分解放我的创造力。 

您与施华洛世奇是如何相遇的呢? 
我的母亲一直收集施华世洛奇雕塑,所以其实我从很小的时候就爱上施华洛世奇了。施华世洛奇繁复的色彩和外形让我的创造力得以肆意驰骋。这是种趋势,所以我们会将这种创意作为底板,然后根据这些新色彩和主题创作新的系列作品,每年两次。 

您是否会尽力忽略现有时尚的影响,保持自己走在时尚潮流的前沿? 
首先我有点害怕,因为我根本没有接受过任何专业的培训,然后我发现我的缺点实际是我的优势。我不会循规蹈矩,受对称观点的束缚。没有经历过任何正式培训反而是我的福气。我得以自由地设计作品,这也成了我的招牌风格。我甚至还设计了一整套由安全别针和施华洛世奇宝石组成的系列作品,Fergie曾带过它。 

有什么关于House of Emmanuele的新闻吗? 
我开始与一些成衣设计师合作,我尝试以各种方式将镶有施华洛世奇配件的珠宝与服装结合起来,这对于我是一种全新的尝试,所以我希望它能开启一片全新的施华洛世奇探险仙境。我十分向往进行一些大规模的工作,像 Madonna 或 Lady Gaga 的世界巡演,与她们不可思议的戏服团队合作。我同时也非常喜欢参与百老汇演出,维多利亚的秘密内衣秀,打造一些真正的施华洛世奇魔法。

ONLINE SHOP PARTNER PRODUCTS WITH CRYSTALS FROM SWAROVSKI MAGAZINE THE BRAND FOR PROFESSION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