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活动 NEXT 电影节:席卷美国西部的SUNDANCE

在太阳光下没有什么是不一样的,然而,洛杉矶的骄阳却为我们带来的不一样的东西。NEXT FEST,作为 Sundance 电影节最淘气的女儿,将于 8 月份席卷洛杉矶城区—— 2015 将成为它的第二个年头。已放映了 6 部影片的 NEXT 为尝试冒险的年轻导演们的新作带来了广泛的关注度。作为 Sundance 项目总监的 Trevor Groth 与我们分享了这场电影节的历史、所播放的第一部影片,并给那些大胆尝试制作电影的年轻人们提供了宝贵的建议。

Sundance Film Festival's NEXT Ace Hotel former United Artists Theater/ location of NEXT FEST, photo credit: Spencer Lowell

Sundance 的 NEXT 是如何拥有自己的电影节的?
我们设置了 NEXT 分类,以此代表那些我们之前从未看到过的独立电影制片人。Sundance 一直处于美国独立电影运动的核心位置。尽管有独立电影出现,但却一直没有独立的电影运动。这个电影节助推了这股独立电影运动的潮流,最开始是以 1989 年由 Steven Soderbergh 所拍摄的《Sex, Lies and Videotape》作为起点。这部影片成功后,Sundance 就成为了一个广受认可的电影节。新的独立制作商开始传播这些影片,我们也因此有了观众。头二十年是这个样子的,但随着科技的进步,在过去的十年间,有越来越多的人有机会制作电影了。NEXT 几乎是赶着一个接一个的电影节迅速发展起来的。人们开始搜寻 NEXT 的影片,这使 NEXT 获得了越来越多的关注。我们想在洛杉矶做点什么,因此当 NEXT 火起来的时候,我们决定打造一个以此类影片为主的电影节——这是一个十分特别又令人激动的洛杉矶文化活动。 

有些电影会和演唱会一同出场,这是怎么做到的呢? 
第一年的时候我们只是放映了电影。我们的观众反应不错,大家也提了许多建议,但是我们没有增加票房。音乐在 Sundance 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但如果想把电影与音乐结合在一起,我们就需要合适的场地。我们听说 Ace 酒店正在翻修旧的艺术家联合大剧院,将其打造成既可放映电影又能举办音乐会的场所。对于我们来说,这是一个梦想成真的好机会。我们联系上了 Ace 酒店,而他们也非常喜欢这个概念——他们是 Sundance 非常优秀的合作伙伴。 

您在一年之中或许要看数百部影片——年轻导演在首部影片当中都有什么与众不同的特点呢? 
我认为第一部影片总会有一些特别的地方。制片人将自己的心血和灵魂注入到了里面。他们大多数人甚至不打算再制作电影——他们只是明白自己一定要讲述这个故事。我发现许多第一部影片都有这个特质。 

制片人是否和音乐家及数学天才一样,是否在年少时才能创作出最好的作品?或者他们更像小说家那样,作品的质量会随着岁月的推移而更加成熟? 
我觉得要看情况。有许多例子可以证明人们所拍摄的第一部影片往往是其作品中最好的一部——即便他们之后也拍摄了许多片子。也有些例子可以证明制片人的水平是随着每一部片子在提升的。我相信技能是可以提高的。说到那些非常优秀的第一部影片,这些制片人一直在不断尝试着制作一些小电影、MV、广告片——这些尝试可以不断地削尖他们借助声音/画面来讲述故事的能力。我举得这就是为什么我们目前处在一个如此激动人心的制片大潮之中——因为人们有更多的机会和工具来训练自己的制片技巧。 

你会给那些着手拍摄自己的第一个影片的年轻制片人什么建议呢? 
忠于自我,忠于你想分享的故事。不要屈从于赞助商在创意方面的压力。人们常说,接纳你所信任的人提出的观点,无论他是一个优秀的主编还是一个富有创造力的制片人。毕竟这是合作,我们需要集思广益以拍摄出更好的影片。 

摄影师:Mark Leibowitz、Ryan Johnson 和 Spencer Lowell

ONLINE SHOP PARTNER PRODUCTS WITH CRYSTALS FROM SWAROVSKI MAGAZINE THE BRAND FOR PROFESSION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