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访谈 思想的碰撞

来自全球的施华洛世奇时尚造型专家,一同探讨文化与造型

Echo Gu (中国)、Kate Butko (俄罗斯)、Candice Lake (澳大利亚)、Isabelle Braun (德国)、Priscila Betancort (西班牙)、Erika Boldrin (意大利)、 Nil Ertuk (土尔其)和 Katharina Kowalewski (德国)——来自全球不同国家的时尚专家们会有什么共同点呢?答案:每一位时尚专家均拥有独特的造型、风格和-发声,这些特质代表着他们各自的文化。这六位国际时尚博主与施华洛世奇齐聚古老的东西文化交汇之都:伊斯坦布尔。我们在这座文化交织的都市里找到了许多超级时尚达人留下的代表各自本土文化的时尚印记。

听到‘东西相遇’一词时您会想到什么?

Echo:我会想到 Met Ball 纽约大都会博物馆慈善舞会。本届的主题为中国:镜花水月——整条红毯就是一场东西相汇的时尚大片,它优雅、离奇而勇敢。 

Kate:我会想到 Chanel 2012/13 秋冬‘巴黎-孟买’系列时装。 

Candice:我会想到异域风情和丰富的文化。 

Isabelle:可能听起来有点俗气和平淡无奇,但我仍然会想到柏林墙的倒塌和歌曲改革之风(Wind of Change)。 

Priscila:我会想到文化、宗教和生活方式的交织相汇。 

Nil:伊斯坦布尔! 

Kat:我会想到时尚:老式 Dior 高级定制时装秀。政治:柏林墙的倒塌。 
我正在伊斯坦布尔参与我们的拍摄,在伊斯坦布尔到处都体现出东西相遇的特质,那儿的一家伊斯坦布尔苏荷馆甚至还推出了一款名为东西相遇的鸡尾酒!  

您最喜欢的能够体现两种独特文化的时尚偶像是谁? 

Echo:一位名叫 Donna Liu 中国设计师,她曾为 Alexander McQueen 工作,目前在北京发展。她运用自己曾在西方学到的技巧,设计出颇具中国文化韵味的时尚作品。 

Kate:Jamie Chong。 

Erika:我还不认识任何能够体现两种独特文化的时尚偶像。我所喜爱的时尚偶像均拥有根植于自己祖国的一种风格;例如 Leandra Medine 或 Emmanuelle Alt,她们就是那种典型的巴黎女子。 

Candice:扮演埃及艳后的 Liz Taylor。 

Isabelle:Deena Aljuhani Abdulaziz。 

Priscila:我觉得我会想到 Diana Vreeland,因为她曾说过“眼睛需要旅行。”她通过时尚评论打开了通往文化世界的一扇窗。 

Nil:我会想到 Catherine Baba,因为她的打扮像一位来自东方的公主,而她的举止则像一位来自巴黎的女子。 

Kat:我会想到 Erika Badu——摘掉头巾,她仍然漂亮时尚。 

如果能够穿越时空,您最想去哪儿?您会带上哪些衣服? 
Echo:我想带上一条西式紧身胸衣回到 1265 年前的唐朝。中国在唐朝的时候出现了一位女皇,而令我非常感兴趣的是那个朝代的审美标准并不是以瘦为美——丰满的身材是最好的。这也是为什么我对这段历史很好奇。 

Kate:我想回到 1960-1970 年的嬉皮时代,并带上一条从印度跳蚤市场上淘到的蓝色丝质超长复古礼裙。 

Erika:我想回到 1970 年代,并带上一条喇叭裤。 

Candice:我想回到六十年代末的马拉喀什——再带上从露天集市淘到的精美的地毯。 

Isabelle:优雅的五十年代比较符合我的风格:我一定会穿上 Dior‘新风貌(New Look)’时装与 Dorothy Parker 喝一杯香槟酒。 

Priscila:我想回到六十年代的英国,同 Mary Quant, Biba, Carnaby Street 和 Twigg 一起加入时尚革命的潮流之中。街头时尚就是在英国出现的。我不需要带任何东西,因为在当今的生活中,我们可以看到许多来自过去时尚的缩影,如从‘新风貌’时代获取灵感的连衣裙、山羊皮迷你裙、派克大衣或喇叭裤等等。 

Nil:我想回到 1920 年代的巴黎——我想带上一条由 Coco Chanel 定制的连衣裙。 

Kat:毫无疑问我会身穿取材1001 夜灵感的 YSL 超长连衣裙回到 1970 年代的马拉喀什度假屋。 

您最喜欢哪部电影里的时装/戏服? 

Echo:有很多,最突出的要数由 Luc Besson 导演的电影《第五元素》(The Fifth Element)(1997) 。 

Kate:由 Sofia Coppola 拍摄的《Marie Аntoinette》(2006) 。 

Erika:我最喜欢的是电视剧版《欲望都市》(Sex and the City,1998-2004)。 

Candice:我最喜欢《蒂芙尼的早餐》(Breakfast at Tiffany’s,1961)里那些漂亮的 Givenchy 服装。 

Isabelle:我最喜欢由 Tom Ford 导演的《单身男子》(A Single Man,2009)。影片里的服装细节到位,十分优雅。 

Priscila:我喜欢的电影太多了:我喜欢《情归巴黎》(Sabrina,1995)、《Grease》(1978)、《罗马假日》(Roman Holiday,1953)和从 2007 年就开始拍摄上映并于最近才刚刚完结的美剧《广告狂人》(Mad Men)。 

Nil:我最喜欢由Donald Petrie 导演的《The Favor》(1994)。 

Kat:我最喜欢由 Leander Haussmann 拍摄的德国电影《太阳大道》(Sonnenallee,1999): 我太喜欢里面的造型和风格了。还有由 Jean-Luc Godard 导演的《筋疲力尽》(Breathless,1960)——我太喜欢 Jean Seberg 的造型了, 还有 Paolo Sorrentino 的《绝美之城》(The Great Beauty,2013),整部影片和里面的时装都非常完美。 

请和我们分享一下您所经历的最有意思的旅行吧。 
Echo:我从小到大与父母的所经历的每一段旅行都很有意思。我和我的母亲总是迷路,所以父亲就成了英雄,因为他是我们当中唯一有方向感的人。 

Kate:我第一次去印度果阿的旅行。 

Candice:深入戈壁并翻山越岭的环美旅行。 

Erika:夏威夷。那儿非常休闲,毫无压力,我做梦都想住在那里。 


Isabelle:伦敦,我永远喜欢那次旅行。 

Priscila:非巴厘岛莫属,因为它改变了我。再回西班牙的时候我只觉得自己不一样了,我想像巴厘岛人一样永远挂着笑容——从那次旅行开始我便努力这样做了。 

Nil:我的首次巴黎之旅。 

Kat:我在 18 岁的时候第一次去了纽约,我被那座城市所迸发的活力及所有的东西都汇聚于此的方式给折服了。 

在你们的文化里,最被低估的是哪一方面? 

Echo:中国时装史。看看 Met Ball 红毯上所有的中国文化元素礼服,中国拥有着五千年的历史——五千年的时装精华——可是直到本次 Met Ball 我才意识到中国悠久的时装史从未被很好地记入史册。 

Kate:俄罗斯人十分热情好客。我觉得每个人都应该知道这一点。 

Candice:澳大利亚人与灌木的关系。 

Isabelle:生活在德国最简单快乐的一件事:在露天场所喝啤酒!(其实这也不是真正的低估!) 

Priscila:大家都知道西班牙的海滩、天气和美食,但西班牙所拥有还不止于此:基于地理优势,我们还拥有丰富的文化。西班牙一直以来都是连接北欧和南欧与非洲和地中海的桥梁,因此众多文化在此交汇共存并形成了朝气蓬勃的民族文化遗产——如西班牙的建筑、艺术和音乐等等。 

Nil:正是因为生活在这样一个文化交融的环境当中,土耳其能够轻松适应各种情况。 

Kat:正确性。 

您在国外时最重要的收获是什么? 

Echo:我在伦敦两年的求学时光。虽然我没有学会英国腔或写作技巧,但这两年的求学经历改变了我的思维方式,让我的思想更加开阔且不带偏见。 

Kate:印度是一个可以淘到充满异域风情独特产品的好地方,我不仅在那儿发现了惊艳的复古服装,还找到了一条巨大的丝质毛毯和彩色的手工刺绣。我的顾客总是问我在哪儿才能买到它们。 

Candice:一副土著绘画作品,当时我在澳大利亚目睹了这幅作品的绘画过程。 

Erika:一只 Cèline 包包。 

Isabelle:知识。 

Priscila:无论去哪儿旅行,我都喜欢抛开宣传册和攻略径自欣赏这个国家的美景。我想去商店购物我想去逛公园,想像市民那样真正地体验一座城市的生活——而非以游客的方式。 

Nil:每次碰到照相亭我都会去拍照!  

Kat:最近去加州海岸的 Big Sur 旅行时在一座名为 Harmony 的小城淘到的一个壁架。 

您最喜欢的国内设计师是谁? 

Kate:我非常自豪的是俄罗斯的设计师正逐渐被全世界认可,这是他们应得的。我喜欢 Andrey Artemov 的 Walk of Shame、Ruban Sisters、Daria Samkovich 的 I Am Studio 及新的鞋履品牌: Andrey Jakevitch 的 Gottlieb Schwarz。  

Priscila:我喜欢 Balenciaga、Delpozo 和 Teresa Helbig。 

Erika:Valentino。 

Kat:Karl Lagerfeld—他既是巴黎人又是德国人,和我一样! 

您会怎样描述你们城市目前的时尚风格? 

Kate:我觉得莫斯科的时尚风格在过去五年间改善了不少:莫斯科市民开始寻找并尝试属于他们自己的风格,并从全球著名时尚达人的穿搭上获得灵感。我在街头看见了一些非常有趣的造型,它们拥有与众不同的外形、色彩搭配和材质。  

Erika:我认为米兰人的着装风格虽未必惊艳却十分经典。 

Priscila:我住在巴塞罗那,在这儿最重要的事情就是不仅要穿的舒服还要穿的时尚好看,所以这里的穿衣风格既休闲又注重舒适度或时髦。 

Kat:柏林:Acne 鞋履和裤子及 Celine 包包——到目前也未改变。  
巴黎:是一种更实用但同时具有多变性的 Isabel Marant 造型。 

未来的时尚风格是会更加统一还是不拘一格呢? 

Echo:我认为应该是不拘一格。随着电脑技术的不断发展,我们的生活环境也更加大同,因此消费者可能会选择更加丰富和不拘一格的时尚风格来平衡这种大同的现象。 

Candice:只有时间能证明一切...但愿是不拘一格的。 

Isabelle:既会更加统一也会不拘一格,因为人们都需要归属感,属于某个团体,因此整体来看将会出现更加多样化的局面,但实际上还是会有统一的风格。

ONLINE SHOP PARTNER PRODUCTS WITH CRYSTALS FROM SWAROVSKI MAGAZINE THE BRAND FOR PROFESSION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