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vanced Style, poster, USA

“这些 75 到 101 岁的女士比我的任何一位朋友都更具活力。这改变了我对衰老的看法。借用她们曾说过的一句话:“我没有离开,只是在重新裁制我的衣服。”

 名人访谈 ‘年轻是大自然赐予你的美好礼物,而年龄却是岁月留给你的艺术品’

Lina Plioplyte 的电影《高级时尚》(Advanced Style)就证明了这一点。

由这位立陶宛籍的电影制作人所引起的轰动已从曼哈顿蔓延到遍布全球的广告公司,此外,这部影片为不敢承认衰老的女性带来了巨大的影响。纪录片《高级时尚》源自于 Lina 的 Ari Cohen 所写的一篇同名时尚博客,影片讲述了纽约几位年逾 65 岁的时髦的时尚专家,她们疯狂地着迷于自己在这座都市天桥上所上演的各种造型。

其他文化都对这些曼哈顿时髦女郎的造型产生了哪些影响?
《高级时尚》里的每一位女性都拥有自己的造型之旅。 其中有一位名叫 Tziporah Salamon 的时尚专家会吸纳各种文化元素特别是中东和远东地区的元素,这是因为她是一名古董衣收藏家,专门收藏来自中国、蒙古和日本的服装。她通过调整、混搭和搭配打造了独一无二的 1920 年代中式造型。但大多数女性的打扮都不拘一格:今天是西班牙农夫外套,明天就是土耳其风格。他们将全世界的设计混搭到一块儿,再为其赋予个人及纽约化的风格。自我表达比具体的造型更加重要。 

Anaïs Romand 将 Diana Vreeland 造型描述为纽约式造型。Diana Vreeland 是否影响了这些女性的时尚选择?或者说由 Diana Vreeland——一位被各种配饰凸显的更加高挑纤瘦的女子——所代表的曼哈顿时尚是否更像是一场关于纽约的法式梦幻?我认为 Iris Apfel 做到了这一点——她能以常人无法驾驭的方式来佩戴各种配饰。 
与巴黎相比,纽约的时尚氛围让女性能更加自由大胆地选择不以性别为导向的服装,你不必非得走柔美性感的路线。每次前往巴黎,我都会被那些造型精致、性感优雅的女性所迷住,但在她们的造型之中我没有发现一些比较新颖或新奇的尝试。纽约人会在打扮上会更加奢华浮夸,即使他们也会加入优雅的元素来实现这一点。很难说纽约时尚就是单纯的 Diana Vreeland/Iris Apfel 时尚,因为即使在电影中也很少有人能驾驭那种夸张的配饰叠加造型。如果一定要说纽约时尚的经典之处,那便是许多手镯、色彩、混搭和相配的印花。 

与这部纪录片一起巡回旅行应该非常令人着迷吧。看到这位来自阿拉斯加的女士,我感到十分的惊奇——她看起来就好似终于得到了许可,可以自由地参照博客上的内容进行各种造型和搭配,并开始了解纽约的时尚潮流。参与录制纪录片的时尚专家们是否知道这篇博客为人们所带来的改变?你们是如何进行宣传的? 
在我们的所到之处,当地的人们都已对《高级时尚》有了很多了解。生活在美国其他地区的非纽约女性借助影片所传递的友情与鼓励,大胆打造古怪造型,这并不容易:在 NYC 着装古怪会容易的多——你可以做自己,而人们仍然会对你一视同仁。这就是为什么观看《高级时尚》,看影片中时尚老妇人的对话:“我为自己打扮,我知道无论在哪里生活,人们都会把 T 恤和人字拖视为日常标准装扮,但我就是喜欢我的丝质连衣裙和和服!你又能怎样?”这种感觉真好。这些精美的礼服都拥有属于它们自己的惊艳美好的时尚风格,它们知道自己要去参加一场全球盛会,在这部影片中,它们交流着各自的故事和观点,彼此欣赏。 

我不知道《高级时尚》究竟带来了多大的影响,但看到 Joan Didion 和 Joni Mitchell 出现在影片的宣传海报中非常棒。如今有年纪越来越大的女性出现在这些高端时尚广告大片中,我想听听您对此的看法。 
特别激动,这一趋势正在逐渐增强。我们从 2008 年开始拍摄影片,我们能清楚的感受到这种势头,媒体每年都会在时尚圈里选择越来越多年纪更大的女性作为他们的时尚代表。因为许多人都看了这部影片,所有我确实认为我们帮助推动了时尚业的发展,希望这不仅仅是一种趋势,因为时尚需要变化。我的意思是,没有人会想到要把 15 岁的模特赶下天桥,但让拥有着非凡人生阅历的女性代表某种时尚风格与大众展开交流,效果一定十分精彩。 

您在选角的时候有考虑过让男士加入吗? 
没有,女性一直是我的首选对象,因为我自己就是个女人,我想知道女人是如何面对衰老和不再被注意的,以及大众媒体是如何看待衰老的。不过目前我和 Ari 正在拍摄一部关于男性时尚的短片,看年老的男士如何面对衰老,如何打造时尚和自我表达十分有趣。随着岁月的流逝,男人会变成 George Clooney,而女人则不再性感(到了四十岁你就不是媒体的宠儿了)——可即便走在大街上再也没人对你吹口哨了,人生也不会因此停止。您是如何保持吸引力的?您是如何在这样一个害怕死亡的社会中面对这种无知的?这些 75 到 101 岁的女士比我的任何一位朋友都更具活力。这改变了我对衰老的看法。借用她们曾说过的一句话:“我没有离开,只是在重新裁制我的衣服。”确实如此。

ONLINE SHOP PARTNER PRODUCTS WITH CRYSTALS FROM SWAROVSKI MAGAZINE THE BRAND FOR PROFESSIONAL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