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人访谈 GREG LYNN

建筑顽童

Greg 用数字技术、机器人及成为主流的特立独行的设计理念震撼了整个建筑界。让我们来欣赏一下这位颠覆传统、充满乐趣的建筑天才—— Greg Lynn。

您什么时候发现自己拥有创作和创新天赋?
我一直都很喜欢和各种材料和技术打交道。我的父亲经常倒弄各种东西,并申请了很多专利,我的母亲、我的捷克籍曾祖母和曾姨妈都喜欢音乐、绘画、手工艺品和烹饪。他们对任何构想、创作及表演都充满兴趣。

您获得了许多殊荣,包括被《Time》杂志评为本世纪全球百大创人之一,及被《Forbes》杂志评为当前最具影响力的十大建筑师之一。就实际而言,您觉得尊重对您来说意味着什么?
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因为我所感兴趣的东西在我有生之年成为了建筑界的主流之一。我很早就开始运用数字技术,而且那个时候我还进行写作和教书。我是个顽童,曾因提出电脑在未来将不仅仅是建筑工具的观点而受到批评和排挤,而后又因推广这一想法而受到赞扬,我觉得这是对一个人天赋的认可和回馈。但我还有其他的天赋——比如我在超级游艇研讨会上所展示的作品碳晶船帆(Carbon Crystal Sails),它体现了张力大而重量轻的结构的重要性,或将机器人运用到人造环境中,用以移动和滚动房间——这一点目前还未被采纳。我认为成功给我带来了敢于冒险的勇气,并在我提出一些若不成功就看似荒唐的观点时,为我增加了可信度。

未来会有什么创新材料吗?社会对可持续性和生态效益的谬见会得到纠正吗?
几年前,当我们设计 INDEX 展馆时,我们最先选用的材料是木材,因为木材看起来很环保。然后我们发现在设计过程中所产生的木材垃圾和负荷,以及为防虫防潮所做的一些处理都是有毒的。相比之下,如果使用少量的碳和塑料只会产生非常少的生态足迹,加上自然资源十分有限,所以我们开始倡导减少对自然原料的使用。可持续产业开始推广环保材料的消费,而不是倡导最小化地使用不可破坏的原料。

文化对设计的影响有多大呢?
我一直都在努力地挖掘文化的内涵而非对于环境的感受。在为美国韩裔长老会、哥斯达黎加国家公园服务中心及纽约世贸中心的受害者家人群体设计作品时——是这些客户给我带来了灵感,让我获取了更多的情感,我认为与每一位客户的文化建立联系是设计的开端。

您曾与施华洛世奇进行合作,为施华洛世奇工作室打造高科技首饰,并为 2009 年迈阿密设计展制作碳晶船帆装置,且在超级游艇设计研讨会上又展示了它。是水晶的什么特质吸引了您,让您采用它进行设计创作呢?
施华洛世奇和水晶是一组可互换的术语。几十年前,当我第一次在米兰参加设计周的时候,我看见科摩大道附近的一座旧马厩内摆着一件施华洛世奇艺术品装置,当时我被这座艺术品的设计师重新构思照明,但又采用经典材料的创意给震住了。我发现水晶既经典又十分具有延展性,就像是设计出来的色彩和光束一样。无论是使用机器人将水晶布满船帆,做出星尘效果,还是将他们镶嵌到陶瓷上,水晶都是一款不可多得的材料,你可以大胆地用其进行创新而无须担心其特质会受到影响。施华洛世奇是设计界人人都想与之合作的著名品牌,因为它所给予设计师的不仅仅是传统与创新,还有创新的传统这样一种挑战。

将 150 万颗水晶镶嵌到仅有 1 毫米厚的碳纤维和芳纶之间给您带来了多大的技术挑战呢?
这个问题你本来应该去问机器的,因为曾经要靠金属工匠手工缝制和镶嵌水晶这样一件非常繁琐和艰辛的工作,目前变得越来越机械化了。有趣的是碳晶船帆错综复杂的镶嵌工作实在是太难以想象了,所以我们没有考虑要用人工完成它。

ONLINE SHOP PARTNER PRODUCTS WITH CRYSTALS FROM SWAROVSKI MAGAZINE THE BRAND FOR PROFESSIONALS